您的位置:书迷屋 > 恐怖同人 > 终极系列之逆行时空 > 第四百七十章、

《终极系列之逆行时空》 第四百七十章、

    (与此同时·明翊歆轩家族)

    “没想到……铁时空明翊歆轩家族竟然这么大。”曹操感叹道,“我曹操自以为富可敌国,可是在明家面前,我什么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家是铁时空超级异能行者家族,其规模相当于一个小型王国了,而且这可是一个大的家族,不是家庭。”呼延泽解释说,“我先带你们去见我的一个朋友,让他带你们去见明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是谁啊?”张飞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明乾,明天羽源·乾,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,他啊……可是一位出了名的神枪手和快枪手,我的枪法就是他教的。只可惜……只学了半吊子,我总是不太认真学的。连我哥都说……我的枪法,只能骗骗外行人,在真正的行家面前可就什么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神枪手,我倒是想要见见他。”黄忠轻松地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他,一定是在家族的打靶场了啦!他每天都有一半的时间来练习射击的……明乾!”呼延泽说着,看见前方练习的身影,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呼延泽喊出了明乾的名字,大家都知道,这个人就是能让他们去明翊歆轩家族见他们家族的少族长的人了,于是都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叫明乾的人转身的瞬间,一下子就让在场之人全部愣住了,目光下意识集中在了在场的孙权身上,不过他们很快都反映了过来:分身……他指定是孙权在铁时空的分身了。

    明乾回头,看看来的人,并没有觉得多大的惊讶:“怎么,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“少族长回来了,我当然就回来了啊。”呼延泽说,“那个……当初……我不是故意瞒着你还有明少爷离家出走的,我是因为少族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明乾说,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你是有意的。你哥把你交给我,你却跑了,呼延天羽·泽,你越大越有本事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都说了是去找少族长么。”呼延泽说道,“下一次绝对不会再犯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有下一次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乾,不要说了啦!”呼延泽说,“对了,修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少爷是在前些天回来的,只是最近在铁时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等一会儿,我详细解释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回来是为了营救一位被呼延忆偷袭带到了铁时空的异能行者。”呼延泽说。

    “吕布是不是?”明乾放下手中的枪,说,“我对你们解释的,就是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”呼延风问道。

    明乾看看银时空的人,开口说,“你们都是银时空人吧?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跟在了明乾身后。

    (某处客厅)

    “神马!”张飞一下子站了起来,只看见银时空其他人同样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听错,他是铁时空人,而且还是呼延忆的亲生儿子。”明乾说。

    “没搞错吧?他的老爸……差一点整死他呢!”张飞不可思议地说。

    “总之,最近一段时间……发生了好多事。”明乾说,“至于吕布,他跟少爷现在在本家,你们放心,吕布现在很安全,至少呼延忆现在,是不会想着对付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难以想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管他平日里为人如何,我不能不承认……他还算一个好的父亲。”明乾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明翊歆轩家族大院)

    因为呼延忆的屡次搅扰,现在的吕布已经没有了练功的心情,整日就是在练武场上发呆而已。

    本来刚刚想要和修好好练习一会儿的,可是没想到的是他刚刚练了一会儿,就有听到了千篇一律的禀报,这样一来,他学习异能的兴趣一下子就没有了,只是走到操场一边发呆。抬起手看看siman上的时间: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他倒是挺准时,每天下午到了这个时间,都会来烦我一通,弄得什么心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坐在训练场的休息室闷闷不乐,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,不多时,那个身影就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吕布回头看看那个身影,二话没说站起来做到了另一边,似乎是不想和他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呼延忆看看做到了一边的吕布,神色微微黯淡了,可是过了不一会儿他再次走了过去,说:“我知道……你现在讨厌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总是来烦我。”吕布看也不看他,没好脸色地说,“我说过,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脸。”“少华……我不管你……曾经多么恨我,但是我已经决定了,从现在开始,我会改。”呼延忆说,“你喜欢什么样的我,我会学,至少至少,你要给我一个机会是不是?你看……就连死刑犯要枪毙,也要给他一个申辩的机会呢,你这样判我的死刑,总要听听我的辩解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呼延忆慢慢打断吕布的话,“少族长……是在你人生中第一个给你阳光的人,我也懂人的一生中,第一个关心他的人对他的意义……没关系……我去找他,只要你愿意,只要你喜欢,我会和他化敌为友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的心里他是敌人,却不是亲人呢。”吕布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算我措词用得不当。”呼延忆沉默了良久,继续说道,“我会和他重新修好关系,就算付出怎样的代价,都是我可以接受的。你放心……从今天起……我会学,怎么做好一个父亲。”

    吕布并没有像要看他的意思,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张蓝天武术馆的VIP会员卡,听说你酷爱武艺,什么时候有空,什么时候就看看……”呼延忆说着拿出一张卡,说,“蓝天武术馆馆主,蓝天羽翔·瑾瑜,是少族……是修的未婚妻的哥哥,他的关系和少族……和修很好,有空的时候……你和修一起去也行……这一个,是我无意中在街上找到的,喜欢的话就放身边,不喜欢的话扔了也行。”

    呼延忆说着,似乎是放下了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,再也感觉不到身边动静的吕布,这才慢慢回头,身边已经没有人了,自己的身后,安静的躺着一张冰蓝色的VIP会员卡,他只是默默看着前方……

    (某处)

    “族长。”修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来找你……是希望……你能回到本家。”呼延忆说。

    “族长,他还是不愿意和您一起回去?”修默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从一开始你就恨我,但是这都无所谓……谁让神风认了你为主人,你可曾知道,在二十多年前,因为神风苏醒的预言,还得多少呼延觉罗家族的同辈子孙丧命,曾经我以为,这其中,就有我的少华……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神风苏醒究竟是好是还是坏事,因为当初的这个预言,弄得呼延觉罗家族差一点断子绝孙,所以……你应该能理解我心中的恨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我是不理解,但是现在,我理解了。”修默默地说。

    “神风苏醒,伴随着巨大的血腥,当年因为神风苏醒的预言,他残害了那么多的孩子,所以我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,可是那个时候我除掉他,也就知道了神风的预言,就是因为这个预言才死了那么多的孩子,在这个世界上,他们才是最无辜的,我继任了少族长之后,曾经试图让家族繁盛,可是……我心中只有小颖一个人,断断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,因为我心里,已经没有位置了……想听我说一句实话吗?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,如果当年,神风没有任你为主人,或许,我对你的仇恨就没那么大。呼延觉罗家族的后代,那个时候仅仅有你,还有戒……我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神风竟然是这么苏醒的,我从来没想过事情竟然这般惨烈。”修说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也曾想过,神风天王的主人,他一定会受到沈风的庇佑,魔性不侵,有神灵的保护,就算在危险的难关,神风都会帮他渡过,这不是认为可以改变的,只是当时的他不了解,他不知道,能被他算计的,怎么可能会是神风的主人,他不懂……我更加不懂。”呼延忆说,“只是最近几天,孩子相安无事,我的心平静下来,想了很多,想着想着,就想到了这个。”呼延忆说,“他傻,我比他还傻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有些事情……注定无言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有句话你说的很对,我的阴狠暴戾终究会害了我自己,可是我没有听你的,以至于今天……”呼延忆转过头,说,“只是……我恐怕要再一次对不住你了,为了我的孩子……我想要和你化解这将近二十年的对立和矛盾,我想要你回到本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……也知道这样对你来说很残忍,但是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我现在年纪大了,我现在只想儿子,陪在我的身边。就算他不理我,至少……他在我身边,我还有机会对他好。”呼延忆继续说。

    犹豫了好一会儿,修开口说:“族长,你对他的关心,我想他肯定能体会得到,你这些日子每天都来看他,如果您是真心关心他的话,他心里一定会有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从他那里过来。”呼延忆说,“还是像往日一样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日子您对他的关心,他都感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快……就算心里会难受,可是他的态度还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。”呼延忆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修默默开口说,“您明天下午六点的时候再过来。您知道么,他现在,每天下午一到三点半就会拉着我到操场上去,说是要练习异能,其实他想什么,我都清楚……我这么说,您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呼延忆回头看看修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每天到了下午三点半……都会在那个固定的地方……她心里……也是想着什么吧?只是听到修这么说,自己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,慢慢升腾起一种名为“希望”感觉,似乎前面的路,不在那般迷茫了。

    有了希望的他,似乎不用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你会回到本家吗?”呼延忆问道,“其实这么多年,你一直住在明家,对你来说也是好的,只是……这么多年过去了,毕竟,呼延觉罗家族,才算是你的本家,我希望,你会回来……当然……你也可以随时到明家去住。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不仅仅是一个杀人恶魔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在年轻的时候非常热爱音乐,和现在的你,非常相像……”呼延忆说,“我比较擅长的乐器是笛子,有没有兴趣和我飙一下音乐呢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这不好吧?”修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信不过我的音乐水平吗?”呼延忆说,“那就……土耳其进行曲。”

    修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慢慢将自己的吉他down下来,做好了起势,看着呼延忆似乎是准备好了,修慢慢弹下了第一个音符,与此同时,迅速进入状态的呼延忆也轻轻吹出一两个音符,从来没有和走过的两个人,第一次合奏,表现的竟然是这般的天衣无缝,修在感叹这场天衣无缝的合奏的同时,也在感叹族长呼延忆的高潮的音乐水准,他没有说大话,曾经的他也是风靡一时的音乐王子,是因为,儿子的死,让他的心万念俱灰,世事弄人,毁了族长,如果不是当初吕布出事,他不敢想现在的族长会是什么样,闲云野鹤,轻车简从,或者游走于山水之间,或者飘逸与十二时空独往独来,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,他将他最真实他掩盖起来,为了儿子,他亲手将自己改造成杀人恶魔……说是他阴狠残暴,倒不如说,他,是一个绝望的父亲。

    一个亲生母亲,为了她的儿女,就算是平日再温顺,可是一旦伤害她的宝贝,他将比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会凶狠,不仅仅是母亲会这样,其实,父亲也会,曾经的族长,醉心诗书,醉心山水,儿子出事后,他忍住心底巨大的悲痛,原本飘逸的他,竟然成为了世人眼里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却没有人注意过,他是一个父亲,一个曾经以为痛失爱子的绝望的父亲。

    音乐还在继续,悠扬的笛声,源远流长,向来音乐流露人心,这样的族长,似乎和自己印象中的族长大相径庭,此刻的族长,呼延觉罗家族与他无关,异能界的纷纷扰扰与他无关,与魔界的腥风血雨与他无关,各式各样的明争暗斗同样也与他无关,此刻的他,只是单纯的音乐家。

    悠扬的乐声回荡在上空,原本吉他还有笛子的合奏,慢慢只剩下悠扬的笛声,清丽婉转,沁人心扉,听着这绝妙的笛声,就好像身处大自然,笛声好似黄莺出谷般的清脆,听得人心,都陶醉了,这是一个音乐家表现出来的气质,向来琴声流露人意,一个人在怎么伪装,但是音乐绝对是伪装不来的,可见,自从吕布出现后,族长是有多么的努力在做回二十年前的他,只为了他的亲生儿子,能够在回神看他一下,由此种种,就算死,也应该是无悔的吧!

    翻滚在吉他上的手指慢慢落下,伫立在那里,轻轻聆听着笛声,仿佛在那一瞬间,自己走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静静伫立在那里的修,看着他依旧在那里忘我地独奏,再回头,看看慢慢走过来的吕布,最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(某处)

    “刚刚的笛子他吹的啊。”吕布默默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没想到?”修回头说,“其实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吹的再好又有什么用,心不正,其他的一切都白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发觉吗?你对族长的要求,怎么会这么高?”修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吕布说,“他每天都来烦,害得我都没办法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嗯?既然……你那么反感族长每天都来,那为什么每天三点半你还会拉着我到同样的地方练习异能,是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明家训练场可不止一个,既然嫌他每天来烦,大不了换一个就是了,为什么每天都要在他来之前那么准时出现在同一地点?你可曾想过你的心?一个人,他对自己很在意的人,往往要求,都是严格的,你对族长,就是这样。不是因为讨厌,而是因为在乎。正是因为太在乎了,所以才会爱之深,责之切。你仔细想想,就算董卓当初在怎么伤害你,你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排斥他,是因为什么?因为你的心,正是因为在乎,所以你的心才会这般难过,其实……他对你如何你心里有感觉,因此就算我不说,你自己也会有相应的反应。就像你,明知道他每天来烦,非但不躲着,反而每天都在原地,其实……你就是在等卫兵来报告,他来找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吕布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小提示:电脑访问进www.shumiwu.com 手机登陆m.shumi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