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迷屋 > 恐怖同人 > 终极系列之逆行时空 > 第四百六十八章、

《终极系列之逆行时空》 第四百六十八章、

    (现实)

    “其实你知道么,你的父亲……他是真的在乎你。”修看着吕布好久并不说话,似乎是在沉思什么,终于开口说,“吕布……现在……应该叫你少华了吧?如果族长他一早知道是你的话,我想他当初在定军山还有在本家审讯室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。我想他就算是自己受伤,也不会看到你受半点伤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修……其实我……”吕布沉默着说,“他伤害我这件事我并没有想那么多,我最在意的,其实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抹不开的是什么。”修开口说,轻轻打断了吕布的话,“我知道……你是因为我,内心在不敢面对族长的……可是……这并不能否认他这二十年来对你的点滴思念……虽然他伤害过你,其实你心里都清楚那并不是他的本意……这些年他为你的付出也不少,你知道你身上的凌风吗?那天我无意中听到的,族长早在你八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莫名的外力吸取他的能量,其实以他的能力,召回凌风并不是困难的事情,可是十二三年来,他却一直没有召回,你知道吗?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。”吕布问道。

    “凌风是他的贴身兵器,可以自动释放凌风音频护主,加速伤势的复原,族长说,在那个时候……也就是你八岁的那年春天,他第一次感觉到凌风吸取他的能量,那天发生什么事?”修看着吕布发问,于是耐心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……在我八岁那年春天……那件事至今让我记忆犹新,那是我到义父身边后他第一次打我,也是第一次对我下重手……我是在七岁的时候被义父收养的,刚开始收养我的那段期间,他对我很好,很好,刚刚到家的时候,就立刻命令仆人收拾出他的房间,当天他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,属于自己的家,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,来的让他,都反应不过来。我从来都不敢想。一个小时前的我,还被孤儿院的坏孩子欺负,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,很快我就有了父亲,总觉得就像是在做梦一般,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,只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几个月下来,义父教自己武功,让我进入河东高校幼稚园读书,小小年纪……”吕布说着说着,情不自禁地回到了当初,在河东那段水深火热的日子……难以忘怀的剧痛和折磨,就像刀子,切割着自己的心……

    几个月下来,义父教自己武功,让我进入河东高校幼稚园读书,小小年纪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一年的时间,原本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他,仅仅一年,武力指数就突破了万点!

    武功天分极高的他,再加上后天的勤奋努力,使得他迅速成为了河东高校的佼佼者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义父却没有为他办入学手续,而是单独为他请了专门的老师,而他,似乎被义父安排在了一个不知名的院子里,命令重兵看守,不准他出门半步。

    可是毕竟是小孩子心性,爱玩很正常的,只是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了在院子里不准出去半步的寂寞,悄悄出去,只是后来被义父知道,义父勃然大怒,甚至不问他原因,直接对他下手了,这是在他的印象里义父第一次对他出手,同样也是第一次对他下重手,他清清楚楚记得,那一次打他,他不知道被打的昏迷了多少次,每次都是因为被攻击昏迷,只要是醒来,马上就会被内力攻击和伤害,已经记不得自己在那一次昏迷过多少回,唯一的印象就是痛还有绝望。而且,义父对自己出手也就罢了,最让他伤心的是,义父打他,竟然使用的是自己的内功!他竟然用内功伤害自己!那一次义父的毒打,使得他元气大伤,他足足休息了一个月伤势才微微好转,而且那一次,还打得他吐了很多血,痛的他几乎丧失意识……只是他养病的这几个月,义父一句关心的话也没有,甚至都不来看他一眼,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他的心一点一点碎了吧!

    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越来越大,义父对他还是那个样子,除了派他出去执行任务,从来不准他随意出去,他从来未被允许离开过那个不知名的院子,从小,就没有一个玩伴,也从来没有与人交往过,十几年来陪伴自己的,只有自己的影子,十几年了,从来都没有以自己的名义做过自己想要做的,只是印象中,义父来找自己,只有一件事情,就是要他去执行各种任务,做得好,什么事情都没有,如果做的不好,面临的究竟是义父最残忍的惩罚,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慢慢地像是明白了,或许早在当初,义父收养自己就是一个计策呢!

    或许在七岁的时候跟你走出孤儿院那一刻,所有的一切,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这么想,心突然间猛地颤抖,义父对自己有恩,从孤儿院带他回家,教他功夫,送他读幼稚园,为他专门请老师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义父对自己不好呢?

    可是面对义父一次又一次对自己痛下毒手,毫不手软,心里又不能不怀疑自己当初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义父对自己变得这么残忍,只要有一点做的不符合他的心意,就是用内功伤害他,只要是任务完成的有半点缺陷,就是毫不留情的处罚……越来越觉得,义父对我,就像一件工具一样,一件杀人工具,一件想用就用想罚就罚的工具。

    好像是从一开始,义父说,必须一切听从于他,他当时小小的心就觉得有点不对,但是当时心里对他的感恩,心底的一丝不开心也就没当回事,可是面对义父一次次重伤,一次次惩罚,慢慢的,他对义父慢慢地心碎了,慢慢地失望了,只是义父没有半分想要安慰他的意思,虽然有的时候会突然间对自己示好,因为示好,是想让自己为他办事情,用得到我,就哄哄,用不到的时候随手就丢到了一边,他这么对我,究竟是把我当成了什么,心碎了,哭了,没有人可以安慰,没有人可以说话,陪伴自己的只有无边的孤独,还有就是义父无边的伤害和惩罚……

    只是这半生走来,心都碎了,可是在我内心最深处,始终抹不去当初,义父从孤儿院把我带回的那个家,虽然现在已经不知道那个家现在在哪里,只是心中永远无法抹去义父对我的恩情而已……

    错了,或许从一开始,就是我错了……

    十几年来的倾心相待,十几年的光阴和情感,终究是付错了……

    我用我十多年的真心,换来的却是不断的惩罚和虐待,换来的是无情的伤害,心,早就已经是伤痕累累残破不堪……

    以为这一生也不会有人关心自己,以为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疼自己爱自己,以为这一生,他就这么孤孤单单无声无息的死去,可是命运弄人,也没想到,自己也会有微微看到了曙光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是修的出现,走进了他早就阴霾的心,让他一步一步重新走到了阳光之下,自己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,默默悲伤的孩子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他第一次对我下重手,那次的印象……真的很深刻,从那个时候起,我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次你被他打伤,我想你该有感觉,体内总有莫名的力量帮助你度过难关?是不是?”修问道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似乎还是有道理的!每次重伤到无法忍耐的时候,自己的蛋天就会用上一股莫名的力量,温暖熟悉,保护着自己的心脉,只是他一直不明白这股力量的源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当你受伤后凌风自我启动的护主功能,你在没出生的时候,族长就命令凌风任你为主,因此,每当你生命遭遇危险,他就会自行开启,保护你。”修说道,“二十多年来,你每一次受重伤,族长……都会和你一起承担着,你每一次受伤,他都会跨越异时空无形将自己的异能传送给你,每次你受伤,他的身子也会和你一样难受,可是他这十二年了,一直没有收回凌风,因为什么呢?因为这是你的希望。族长用自己的方法在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修……你说的……这是真的吗?”吕布不可置信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作为父亲的心。”修开口说,“平日里族长虽然脾气很急,也很暴躁,虽然还因为此误伤了你,可是他这十二年来保护你的心,确实真真实实的,明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,还是坚持默默保护着你,这,就是父亲。我知道,你是因为我还有族长的关系左右为难,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你的人其实就是你的父亲,他对你的付出比任何人都要多,你啊……千万不要伤他的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”吕布沉默了,想了许久,也想不出来现在该说什么,这么多年以来的默默保护,我却从来都不知晓,可是我为什么……我的心里究竟是放不下什么呢?

    吕布沉默了。

    (外面)

    “族长,少爷他还是不肯原谅您?”禁卫军士兵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报应吗?”呼延忆说,“没想到到了最后,我什么都没有了……明明自己的儿子就在眼前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少族长……他应该不会迁怒于少爷的。”禁卫军士兵犹豫了很久,这才开口说,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说!”呼延忆说。

    “属下斗胆说了。”禁卫军士兵说,“其实这些年来,我觉得您一直误会了少族长,他的心性……他的心性,决定了他不会对少爷怎么样的。只是我们都误会了他,我想……少爷现在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和他斗了这么多年……我发现我从来都不了解他,可是他……却了解了我那么多,却一直隐忍着。”呼延忆说。

    “您现在不恨少族长了?”禁卫军士兵问。

    “孩子还活着……我还有什么好恨他的。”呼延忆说,“只是有一点,如果我的孩子一旦在出意外,我还是会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知道,您心里……其实最在乎的,是少爷,只是现在少爷平安无事,您的一桩心愿总算了却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还平安生活在这个世界上……心里很放松。”呼延忆说,“突然之间……我觉得我好累,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您……”

    呼延忆慢慢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,“明天再和我来明家,看看孩子……你有没有去打听清楚,孩子他到底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银时空问过……这二十年来董卓这个老混蛋一直伤害少爷,只是自从遇到少族长才开始慢慢改变的,少爷什么也不在乎,他最希望得到的,其实是真正的关心,有一个人真正疼他。毕竟她二十年走过来,正正得到的关怀少得可怜。”

    呼延忆听着,脸色慢慢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董卓这个老混蛋……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,伤害了我的儿子,我岂能对他善罢甘休。”呼延忆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族长,董卓是魔化人,他一定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不是魔化人,敢伤害我儿子一根汗毛,他就该死。”呼延忆冷冷地说,“命令暗杀团,不惜一切代价除掉银时空董卓,敢伤害我的儿子,他简直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族长。”禁卫军士兵说。

    “哼,让他这么死,简直是便宜他了。”呼延忆说。

    “为董卓生气犯不上,族长。”禁卫军士兵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董卓一定要死的。”呼延忆说,“伤害了我的儿子,还想接受时空盟的法律裁决,他也太天真了,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我这就去下通知。”禁卫军士兵说。

    “家族事务暂时交由顾问团处理,明天你和我上街去转转,给他买一些东西,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家族事务总是交给顾问团处理,这好吗?”禁卫军士兵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呼延忆回头,“现在什么事情……也都比不上他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族长。”禁卫军士兵说,“只是……我们不知道少爷的爱好,该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男孩子么……而且是在银时空那个崇尚武力的时空长大的孩子,我想应该会喜欢切磋较量吧?你上网查一下,铁时空有什么好的武术馆,找一家设施最好、武术教练武功最高的武术馆,办一张年费的VIP卡,男孩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族长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禁卫军士兵说,然后开始去联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禁卫军士兵走远,呼延忆慢慢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‘我知道你现在因为定军山上的伤害,还有上次在呼延觉罗家族惩罚你而不想搭理我,但是……从现在开始,我会为了你,好好改造我自己……你喜欢一个什么样的父亲,我就会尽力去改变我自己,只是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我,一定要告诉我,你不告诉我,我又如何去改变我自己,只是这第一步……就是应该和少族长呼延觉罗·修处好关系吧?你放心,只要是你想要的,我都会一一满足你,别说是和呼延觉罗·修,就算是和我有再多仇恨的人,我说什么也要把良好的关系建立起来,只要你喜欢,我做什么,都是可以的。’呼延忆内心os,‘从现在开始,我最重要的事,就是你,我一定要做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父亲,要你真真正正从你的心底,认可我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银时空·时空之门)

    商量好的银时空众人,在呼延风的带领下来到了时空之门,这一次来的,全部都是银时空武力指数超过18000点的高手,穿越时空之门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,只是现在最重要的,是他们该怎么从呼延觉罗家族救出吕布,这才是重点,毕竟这件事情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呼延风告诉了大家穿越时空之门的办法,带着大家出现在了时空之门面前。

    “穿越时空之门到达异时空,大家的武力指数会相应的下降,这是正常的反应,大家不要觉得奇怪……”呼延风说,看看银时空的每一位热血少年,继续抱拳说,“在下呼延觉罗·风,多谢各位对修的情义相挺,如此大恩,永生永世,决不相忘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说那里的话。”其中一名校区的负责人说,“盟主对我们的关心我们都感同身受,还记得在集训开始前黄巾高校入侵我们,如果不是盟主及时排除铁克禁卫军救援,我们高校早就被黄巾贼夷为平地了,哪里还能有现在的成就?”

    “又一次我不小心被魔界攻击,接过不到两个小时,盟主派出的医疗团队迅速到达,为我治疗……如此贴心的盟主……对我们多么大的恩典,我们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报答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入选禁卫军后,盟主对我们的要求虽然严格,但是我们都知道,慈是害,严才是爱,而且虽然训练上要求严,可是平日里的生活,盟主对我们真的是太关心了,每天都会来回的巡查,后勤保障工作的到位,我们训练起来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,这样的一个好盟主,我们区哪里找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校长,您不用再客气了,盟主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,我们一定会帮忙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,盟主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&*¥&*%*……”

    “&*¥*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大校区的负责人你一言我一语,热血银时空……

    看来仅过了这段时间的训练,银时空成熟了,原来一个只知道争权夺利的时空,现在,变得如此热血,这样的场景,让他徐昂到了当初铁时空的铁克禁卫军,虽然前途未知小的危险,族长的威胁,但是,这依然阻挡不了他们……这些少年武士的步伐……

    亲自带着他们,穿越了时空之门,到了铁时空,未来的一场硬仗,就算是族长再难缠,我也有勇气,为了救吕布,银时空白道异能界的异能行者,银时空铁克禁卫军未来的高级统领,他一定要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提示:电脑访问进www.shumiwu.com 手机登陆m.shumi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