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迷屋 > 仙侠修真 >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王班长传奇

《一名隐士的前半生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王班长传奇

    我发动钟厂长王工廖师傅等人,帮助王班长完成打听任务,大约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,给他整理了一个商品价格清单。由于许多工厂的资金紧张,在我们的劝说下,都愿意以较低价格出手商品,王班长终于确定了他需要的东西,准备采购完毕后联系海运,送往非洲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俩在宾馆,各自讲了讲自己近期的事情。他在非洲的经历,可以称得上是传奇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第一次到一个酋长家里去时,受到了什么待遇吗?”他的话题从这个酋长开始。“我也是参加了当地华商组织的慈善活动,资助当地一个村子建立了个小学,类似于中国的希望工程。他们国家官方是说法语的,我们有翻译,也可以正常交流。到村子后,就不是了,说当地的土语,幸好我那个公司聘请的一个员工,能够说这种土语,所以他就成了这件事的翻译。华商们看到我公司有这样的人,就把整个事情委托我去做了,其实我不是出资最多的,但大家看我比较灵活,身体也好,就叫我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水,继续说到“虽然我在非洲挣了一些钱,但远远谈不上大老板,在华商中只是小角色,但对于非洲本地人来说,当然也算是很富有了。我在负责工程期间,不放心非洲本地工人的工程质量,所以每天就亲自监督,你知道我原来开渣土车时,对工程土建算略知一二,他们也忽悠不了我。我这个人豪爽,你是知道的,如果今天工作干得好,我就请他们喝酒,他们高兴得要死。我也注意跟当地酋长搞好关系,经常拿些小手表、小收音机这些东西送给他,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。有一天,那个酋长亲自邀请我到他家里作客,那必须得去。我带了一车杂七杂八的礼物,到了他家,真是享受了一回国宾待遇。一进村子,就有一个凉篷,酋长和村里的长老们都等在那里了,见到我的车一来,都过来迎接我。等我座下,鼓声四起,有武士表演长矛舞,然后是黑姑娘表演舞蹈,你可以把它叫做甩屁股舞,诱惑夸张,看得我眼睛都直了。兄弟,你是没见过,一大群丰乳在你面前摆动时的画面,估计你也淡定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开始眉飞色舞起来。“当我把车上的礼物移交给酋长时,长老们都站来了,对我表示感谢。欢迎仪式完毕后,就进入到吃饭阶段。真心话,他们的美食真不太好吃,酒倒还可以,也是西方进来的酒,喝得下去。从中午喝到晚上,你才会明白,非洲人是何等的爱酒,我用酒来激励工人是何等的有效。晚上喝多了,也不能开车回去了。酋长安排休息,当时我酒喝多了,也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,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,我想喝水,爬起来准备找水,结果摸到身边一个人,你知道,我肯定是被吓了一跳。一个当地的土话传来,女性的声音,我明白了,我身边躺的是个女人。这我就睡不着了,屋子是黑的,她肯定也是黑的,这可不能下手。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在一个外地的艳遇,有可能是个陷井;二是我怕染上艾滋病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,说到:“我晓得,是个男人都对这事感兴趣。但我不能冒这个险,所以就坐了一夜晚,天微亮时,我才发现那个黑妞,居然什么都没穿。第二天向酋长辞行,他还故意问我,晩好不好兴奋不兴奋那个意思,我只好说好,表示感谢。我听翻译说过,酋长安排的女人,如果客人不满意,女人是要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到:“难道这么久,在非洲,你守身如玉?我咋有点不信呢?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庄娃子,你在车内,有妍子陪你,你不知道哥哥我的处境,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哥哥我呆久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黑妞也看得顺眼了,有点饥不择食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好奇:“你不是怕艾滋病吗?”

    王班长一本正经地教训到:“兄弟,有个常识我要告诉你,有需求就有市场,在非洲的外国人不止我一个,许多人有这个需求。为了保证高端需求,有公司专门提供此类业务,为你相中的姑娘体检,怎么样?悟过来了?”

    王班长的话刺激了我,在生意的嗅觉方面,他远比我强。有需求就有市场,市场无处不在,关键在于能否提供满足真实需求的商品或服务。

    “黑妞经历多了,我也分得出美丑了,关键在气质,不跟你细讲,以后到非洲,我让你实地体会。”

    王班长海运联系到位,拉着他的货物,又漂向了遥远的非洲。他好像是一个传奇,忽东又忽西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真假难分,但句句有趣味;他做的事表面不靠谱,但事事有经历。他才是游戏人生的高手,他是个游吟诗人。

    全家都围着妍子转,我跟妍子经历着双重压力。她是因为抽烟,我是因为那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可以克服,因为小命在孕育,在起变化,在一步步向我们走来。

    由于岳父母在家,我所操心的事情不多。厂子也走入正轨,我决定要去北京看看,看看酒吧,看看手机店。

    手机品牌的销售已经大不如从前,由于我们的设计没有专利,所以山寨品已经有好几个了,我们只是靠口啤勉强保有一定的出货量,可以维持。在我们保守的策略下,我们已经到手的利润已然很可观,算了,落袋为安吧。

    小苏与那个销售已经炎热,我和李茅也叫他买房结婚算了,他不干,说不能把自己珍贵的资金随便花掉,免得下一次风来,自己没有底本。然然劝他按揭,他也不同意,他认为给别人利息,自己吃了亏,不肯。他就是这样的人,舍不得钱,这不能怪他,他过去太缺钱。

    酒吧经营得还算好,我转了转周边的酒吧,发现总体还不错,好像经济危机与服务业无关,这给我启示。

    我到养老院,专门拜访了班长的父母,他们很高兴,身体也比较好,看他们的精神头,估计还可以活二十年。我想起班长,一直在父母的贫困和疾病的阴影中存在,在今天,终于可以抬起头来,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。我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人红是非多,这句话可以描写班长最近的状态。他在北京成功的消息,自然是瞒不住战友的,班长兵龄长,战友多,免不了有人来打秋风,蹭好处,这曾经让班长很为难,我知道,他脸皮薄。

    “光来接待,吃吃喝喝,这没什么,你知道,我主要的困难,是没有时间。你想想,从养老院出发到车站接人,这得两个小时吧,这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。陪吃几顿饭还行,有的人第一次来北京,还要我陪他到处玩,我哪有那个时间?你想想,我养老院得多忙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会扯理由拒绝吗?”我问到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不知道,真关系好的,还没有真正麻烦过我,倒是那些关系倒好不好的战友,要求和讲究才多。怎么办呢?都是一块当兵出来的,我现在混好了,就得我买单,还得小心翼翼,免得别人有意见。真朋友是不会有意见的,怕就怕那些半好不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到:“你还是要想个办法,尽量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光接待还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,有人还要我给他的家人安排工作,你说,我在北京也是个打工的,怎么安排?这就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得罪的,就不是真朋友,班长,你得跟原来的小苏学学,搞两个手机,一个对内一个对外,找理由拒绝不必要的干扰,不然,你啥事都搞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班长想了想,觉得也行,这办法可以对付。

    我说到:“有些战友不太像话的话,你可以告诉我和王班长,我们去说说他。”

    班长伸出手,作了个停止的姿势:“千万别,他们现在只知道我混出了样,还不知道你跟你王班长发了财,有的人要知道了,你们的麻烦还大些。我自己可以搞定,千万别扯上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班长的为人,宁愿自己吃亏,也要保护别人。

    我到金姨家去,她高兴得不行,说到:“正说这几天门庭冷落,结果就来了个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我把干妈带的礼物给她,她接收了,也给妍子准备了些礼物,我打开一看,一堆孩子的衣服。她说:“这些衣服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,小庄,你知道,我没孩子,我把妍子当成自己的人,这第三代出来后,我们说好,她要叫我金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说,我们也是这样想的。”我回答到。

    金姨专门请我和班长吃了饭,就在她家,她亲自下厨,班长也去帮忙,搞了几个菜,喝了一点酒,金姨很嗨,酒后她说了一段话,让我们震撼:“你们两个孩子,算是我最相信的男人了。我这一生,到现在没有家族,但我不遗憾,因为曾经有个男人为我出生入死,有哪个女人享受过这个过程?我知足。但是,我要告诉你们的是:家庭是最重要的东西,不要等到失去了,才知道怀念它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一生的总结,句句扎心。

    我来北京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,就是要维护好与贺处长的关系。这可是我们厂子的大事,必须时时维护。原来跟贺处长交往从比较偶然开始,从生意合作密切,从那一百万过后,他就把我当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一天下午,我给他送酒。他很高兴,让我在他家坐了一会儿,讲起现在部队的事。说到,幸亏第三批订单确定时,老头子还在位,今后,老头子不在位了,订单给谁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。我问到:“老头子离休了,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清楚现在的形势,兄弟,本来过去领导看不上徽章这样的小事,这能有多大油水呢?但现在不同了,每个人都想把所有权力尽快变现,苍蝇也是肉啊,所以,这个事现在已经有领导插手了,当然,现在有老头子在,资格老,可以顶得住。但是,如果新接任的领导来了,估计是顶不住上面压力的,我本人当然不可能对此事再有很大的影响力了。”贺处长说了这个形势后,我觉得他把我当兄弟看了。我说到:“处长,你在最关键时候帮了我,不管今后能不能再帮,你都是我兄长,我这个人别的特点没有,感恩,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贺处长笑笑:“别那么悲观,兄弟,有消息我就第一时间通知你,竞争起来不是也有优势吗?况且,前三批都是你搞的,后面要换厂家,也得大家认可才行不是?即便最坏的情况,有人要做领导的工作,也得知道他的喜好不是?我可以提供嘛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我就放心多了,成功系数更大,即便失败,我也知道原因。如果说商场如战场,胜败就是兵家常事。败并不可怕,最怕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败,那就会一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回到温州,新的麻烦开始了。这次是二牛,我去看我妈时,二牛正在跟王叔争吵,当他们看到我进屋后,马上停止。我觉得奇怪,明明在门外我听到他们的争吵声,为什么我一进去,就清风雅静。当着他们的面我不好问,我借口带我妈出来买东西,问她怎么回事。我妈说:“二牛那个样子,你也不是不知道,不争气的家伙,懒得说他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也别瞒我,是不是与我有关,要不然,我一进屋,他们就不吵了?”

    “唉,本来不想跟你说的,你王叔也是这样交代我的。但是,你既然非要问,我也得告诉你,你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妈这样一说,把我吓一跳,原来这里面真有我的事?

    “二牛至今没耍女朋友,你也晓得原因。本人长那样,又没本事,脾气也差,家又穷,哪个女孩子看得上他?现在不一样了,自从搬到这里来后,他就在外面跟人吹,他家有豪宅,是哥哥买来送他的。今天上午,他没上班,趁我出去后,他带了一个女的到家里面来,到屋子参观,说是这房子是他的。谁成想今天你王叔调休,他们在屋子说的话都被你王叔听到了。你王叔出来,也不好赶别人,故意在屋子走来走去,那两个自己觉得无趣,女的就离开了。你王叔就批评二牛,不该乱吹牛骗人,结果二牛就跟他爸顶起来了。我这时买菜进屋,也不管他父子俩的闲事,就到自己房间去了,但他们争吵的内容,我是听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到:“他们都吵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王叔说了几个意思,一是批评二牛不该吹牛骗人家姑娘,说假话。二是批评二牛脸皮厚,拿庄哥的房子说事。你王叔说,人家小庄给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,不是看在你姨的面子上,跟本与你二牛无关。你二牛不晓得感谢你姨和你庄哥,反而拿别人的东西骗人,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那二牛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二牛反倒怪他爸爸没本事,不能给儿子买房子,儿子找不到媳妇,全怪父亲穷。他甚至还说,我要是不靠骗,哪个姑娘愿意嫁我?没姑娘嫁我,你不是命该绝后?气得你王叔恨不得要打他,结果你来了,他们都不敢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不行,早就看这个二牛不顺眼,现在这么不像话,恨不得上去收拾他。我妈看出来了,赶紧说到:“你现在千万不要上去收拾他,你现在上去,你王叔就知道是我跟你说的,对不对?我倒是不心疼二牛,只是心疼你王叔,他也是个造孽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妈这样一说,我暂时按住了火气,毕竟王叔总体来说对我妈还不错。但是二牛,确实是需要解决的大问题。毕竟他是王叔的儿子,我也不能做太绝,但是任他这样下去,恐怕尽早要出问题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:做最坏的打算,求最好的效果。这个房子的房产证明,都在妍子那里,没问题,家里我的、妍子的值钱的东西都没有,但我妈的多余的首饰,我得拿到我那边去。这是最坏的打算。最好的效果呢,我想,二牛没能力,主要是没技术,倒不如给他一个技术岗位培训一下,看有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跟妍子说了这事,妍子说:“那是王叔他们的家务事,没必要管,只是如果妈不高兴,直接搬过来跟我们住就行。”她想了想,最后说:“如果你想教训他,我一个电话就行;如果你想帮助他,我一个电话就行。反正,该怎么处理,你说了算,我都支持。”

    妍子这样说,不是因为她对这事没立场,而是因为对她来说,妈最重要,其他都是次要的。也是对我的处理能力表示信任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也想了想,从好处着眼吧。让妍子给那个厂的负责人打电话,让二牛在一个技术岗位实习,学学技术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我到我妈家去,顺便问了问二牛的情况,我妈告诉我:“你不知道,二牛换了好几个工种和师傅,最多干两天,别人都不带他。又懒散又不谦虚,师傅都不喜欢他,结果,只有一个人无法拒绝,那就是大梅的男朋友,现在带着他,估计能够坚持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了一下,这个二牛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,在大梅的男朋友那里更坏事,莫他自己的事没搞好,反而影响了大梅和他男朋友的关系。我说到:“妈,这事不行,大梅好不容易找了个靠谱的朋友,有可能因为二牛坏事,千万不能做这事,必须得想新办法。”我对大梅的男朋友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我开车到他们厂外,跟大梅打了个电话,叫她把男朋友叫出来,我要单独跟他谈事情。他男朋友出来时,我在车上冲他招手,他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让他上车,我问到:“二牛在你那里学技术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。我继续问到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苦笑了一下,说到:“庄哥,你亲自关心这事,我就不能说假话。实话说,二牛这个人,不是这块料。”

    “是能力问题还是态度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两者都有问题。能力嘛,他不可能入我们这行的,我参工前,也是本科院校毕业的底子,还跟师傅学了半年。他什么底子?学得会吗?这还没什么,学不会,打个杂也行啊。他除了偷懒就是吹牛,偷懒嘛,因为是我带的人,别人也不说什么。到处找人吹牛就有问题了,你不工作人家要工作,你干扰别人工作,我这班组长怎么干?要不是因为大梅,我早就不想要他了,你估计也听说过,其他师傅,有哪个喜欢他?我听说,他进这个厂,还是你找人打的招呼。”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这事妍子是要别人保密的,怎么他也知道了?

    我立马问题:“你是从哪里听说的?”

    听他详细介绍,我才知道原委。原来有班组长反映二牛不行,闹到生产副厂长那里去,谁知道副厂长估计喝了点酒,就直接对那个组长吼道:“这是人家哥嫂跟厂长打电话安排的,你有本事找厂长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二牛的差不是一般的差,而是太差,明显,连副长厂对这个人都有意见了,这可不行,严重影响妍子甚至是高叔的声誉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到:“大梅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暂时不知道,况且,谁知道副厂长说的是真话还是酒话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也不要告诉大梅了。二牛的事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他对我点点头,说到:“庄哥,太感谢你了,要我本人来处理,还真不好下手。不赶走他我们整个班组的人不服,赶走他,我怕大梅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我所料,二牛极有可能影响到大梅和她男朋友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我必须让他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