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书迷屋 > 历史军事 > 线断风筝 > 第二章 东京大学

《线断风筝》 第二章 东京大学

    就在洪波的尸体从下水道流出出海口的时候,上海船运大亨洪江乘坐的快艇,也来到了下水道出海口处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正当他命令停艇,准备钓鱼时,却发现海面上浮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将人捞上来!”信佛行善的洪江,马上让手下人捞人。

    人打捞上来了,但打捞上来的人,却引起了洪江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心处有一块园形的黑疤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身后,是否有一个梅花痣。”洪江呼吸急促道。

    一个下人检查后说:“老爷,是有一个梅花痣。”

    洪江一听,马上扑到了尸体的上面,将耳朵贴在了尸体的心脏处。

    “还有微弱的呼吸!”洪江高兴地命令:“快!回去!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快艇在十几分钟后,回到了洪家的码头,洪江马上命令:“送去我们家的诊所,对外不要说我们在海上捡了一个快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洪波被送上了手术台,洪家诊所的医生为他急救。

    而坐在急诊室外的洪江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急诊室:“天老爷开恩,将你送到了我的面前,肯定不会将你又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洪江的眼前浮现了一个场景:一个与他相爱的女人,带着一个小孩在码头上送洪江登船去日本。

    两年后,洪江一下船,便高兴地去一幢小楼寻找那对母子。

    然而,呈现在他眼前的是,东倒西歪的家俱,还有墙上干涸的血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里发生了搏斗,那一对母子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十七年了,终于找到了你,不知秀琴怎样?”洪江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!手术很成功!”诊所的主任来到了洪江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子弹全部取出来了?”洪江醒过神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身上的弹头都取出来了,没有致命危险。但是脑部有一颗子弹穿过,破坏了脑神经,所以……”主任吞吞吐吐地。

    “老实告诉我,有什么危害?”洪江急促地问。

    主任狠下心来说道:“病人的脑神经受损,已经失忆了。手术后,他醒来时,我们做过论证,他已经不记得醒来前所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洪江楞住了,过了一会儿才醒过来:“有希望诊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日本有这方面的专家,但是能否治癒就不得知。”医生说。

    听了医生的话后,洪江心里有了一点希望:“先将他的外伤内伤治癒,过段时间再去日本。”

    十天后,一艘洪家的货轮离开了上海,前往日本东京……

    1936年10月19日,日本东京大学。

    洪波来到日本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他现在是日本东京大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虽说失忆的治疗没有成效,但是洪波已经不在乎了,他有爱他的父亲就够了。

    很快,洪波便融入学校中,结交了朋友。三天两头地经常去酒屋喝酒泡女打群架。

    又到下课放学时,洪波应约来到学校大门,便看到了同学吉田向大门处跑来。

    正向着学校大门走来的吉田,对着洪波挥手喊着:“洪波君!”

    然而,吉田不知,在他的身后,一辆小车,为他而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敢同我争花子?我让你残废了,看怎么同我争女人?大郎,开车对着吉田撞过去!”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指挥着司机。

    “少爷,会撞死人的!”司机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。

    “我家保你一个下民,就一句话的事,保证你没事。如果你不撞,那你就卷铺盖滚蛋。”少年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撞!”司机一咬牙,便驾车向着吉田撞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吉田根本不知道有人想撞他,他兴奋地向洪波跑去:“洪波君,我请你去樱之代酒屋!”

    这时,小车已经飞驰而来,小车的油门声,让吉田回头的瞬间,看到了那迎面撞来的车子。

    吉田慌了,大脑一片空白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就在小车即将撞上吉田的时候,洪波一掌将吉田推出了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借着推吉田的弹力,洪波的身子向着后面退去。

    洪波虽说退了几米远,但是那小车还是撞到了他,只是车头撞上了门卫室的墙,而仅仅是挂了洪波一下,洪波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一辆小车停在了离校门三十米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个学生的功夫不错!反应力很强!是个好苗子。”一个身穿陆军军服的中佐说道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一位便服的人说:“影佐君,这是一位中国留学生,两个月前头部受伤,从而失去了记忆。到东京来,是边读书边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失去了记忆?有机会恢复吗?”影佐看向学校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经过三年五载的治疗,应该能有起效。短时间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告诉他,治不了!”影佐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学校负责人好奇地看着影佐:“你是让我们不给他治吗?”

    “对!这个人对皇军的圣战有用!你将他的资料给我。我明天过来接人。”影佐说完,让学校负责人下车,他开着车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下午六点,吉田执意拉洪波去酒屋喝酒,要酬谢洪波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两人一出校门,就被昨天指挥撞人的少年带着三个人拦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少年指挥着三个打手冲向洪波。

    吉田对付一个,洪波对付两个,双方就在校外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吉田对付一个人都够呛,不料那少年也加入进来,两人合击吉田。

    吉田几次被对方击中,身上挨了几拳。

    洪波对付两个人还较轻松,可一见吉田的情况,知道不发力不行。

    洪波便大喝一声,左脚向前一步,右拳击向了左边的人,那人挡住了洪波的拳头,见势退后。

    但是,洪波这是虚招,左边那人退后后,洪波没有了左边的威胁,便飞起右腿,一脚踢在右边那人的***处。

    那人被踢中要害,马上眼泪都流了下来,抱着***,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个人后,洪波便向左边的那人扑去。

    那人被洪波的气势吓住,转身便跑,两个人都打不过对方,只剩下他一个人,他才不愿傻傻地挨打。

    见那人跑了,洪波便扑向了围攻吉田的那两人。

    吉田与洪波将对方狠揍了一顿。挨了十几拳的少年哭爹喊娘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逃跑的那一个人带来了少年的父亲和十几个打手。

    二对十三,结果是,洪波与吉田被抓,双方被绑在树上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洪波是中国人!我要他死!”那少年喊道。

    少年父亲狰狞地笑道:“吉田家势大,我不能把他怎么样,但你一个中国猪,我杀了就杀了。”

    洪波看向学院门口,那里站着很多的老师,希望学校能出面救他。

    但是,洪波失望了,学校没有一个人出来帮自己。

    洪波知道自己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先打断他的腿,再打断他的手。”少年的父亲喊道。

    立即,两个打手冲了上来,他们每人手上拿着一根木棍。

    来到了洪波的面前,两人中的一人举起了手中的木棍,向着洪波的大腿击去。